今天是: 网站管理入口 人大政协监督平台管理入口
泸溪县检察院检察长出庭公诉全省首例采取留置措施案 印仕柏一行深入张家界开展检察业务工作专项督查 【访谈】当时为什么对陆勇作不起诉决定? 古丈县检察院向拖欠民工工资“亮剑” 服务汨罗工作大局 推进检察机关公益诉讼工作 桃江检察:10案11人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集中宣判 从话题#我不是药神原型#看政务新媒体如何引导舆论?
当前位置:首页 > 检察文化 > 检察文艺

涂叔

日期: 2018-04-12 来源: 益阳市人民检察院    作者: 罗露城
  2017年9月是我第一次见到涂叔,是他代表工会为我这个刚进检察院的小年轻送来了生日祝福礼物。我所看到的,是一个与我那老实憨厚般的农民父亲一样的老汉,一身长袍制服大衣,以及那挂着明朗笑容的、被岁月摩挲过的脸。写他,应该不需要用太多浮夸的辞藻来修饰形容,就这么安静的描述,我想就会是一个可以打动人内心的故事。

  对于他的经历,我所感受到的是励志、是平凡、是敬重,可能也有生活之于我们的无奈。涂叔年轻时候的过去我并不了解,我想也难以去追寻了。我只知道在他生活的那个年代,与我此时样般大的他,是正儿八经的北京科技大学的本科生,毕业后直接去了矿上做了助理工程师。

  他,可能和大多数法律人一样,因为对法律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以及对法律工作的崇拜,放弃了工程师的工作,1995年考入了安化县人民检察院成为了公诉科一名普通干警,凭着自己扎扎实实的工作,先后担任了技术科科长和反贪局副局长,后又分配到案件管理中心、侦监科抓案件质量评查,并兼任着院里的工会副主席。

  是他,为了院里的两房建设,重拾工程类专业书籍,挑起了院里的基建工作这副重担,抓工程质量监管。曾听其他的同志说过,有一次因为工人在施工中未严格按要求施工,他从未有过的把工人狠狠的训斥了一顿,训斥完后觉得自己太过分,于是第二天一大早又买了早餐笑嘻嘻的给施工工人道了歉,对于他睡在工地,吃在工地,工人们也是由衷的佩服。

  也是他,在反贪局担任副局长的时候,自己的舅子哥涉案,他主动要求回避,在承受家里人的巨大压力下,不仅从未讲过情,并积极做通了家人亲戚和舅子哥的思想工作。

  还是他,经常加班,却从没和组织上有过任何索取,提出过任何要求,妻子下岗后到现在,一直在擦皮鞋,小孩又在长沙读书,家里的老人也要赡养,到了今年才拿着房改的钱和银行的按揭在县城买了一套房子。

  更是他,组织上一直希望能发展他为共产党员,他却一直认为自己和共产党员仍然有着很大的差距。

  他在案件管理中心的时候,业务科室的同志们最不喜欢他了,嫌他老是抓着一个个细小的文书和案件质量上的小问题喋喋不休;他在食堂的时候,和他坐在一桌的同志最不喜欢他了,嫌他是冷场王,总是用其对待问题认真的态度来破坏饭桌的玩笑气氛;他在体制内的时候,家人最不喜欢他了,拿回家的钱不多,还呆的时间少;只有当他代表工会给大家送祝福送温暖的时候,大家才最喜欢他了。

  在努力方向上,他矢志不渝、甘做公仆来塑造自我;在工作态度上,他勇于担当、主动作为来展现自我;在工作标准上,他精益求精、务实创新来升华自我;在工作纪律上,他令行禁止、清正廉洁来锤炼自我。干一行爱一行的他,虽然不是共产党员,但他却是多少共产党员应当学习的榜样;虽然只是一个基层的普通干部,确践行着多少党的领导干部、甚至党的高级领导干部忘却了的基本职责。

  笔者的入党志愿书的结尾处有着这么一句话,对当时的我来说,可能还是一个比较假大空的口号,可是却能整好的用在涂叔的身上。“老是把自己当作珍珠,就时常有怕被埋没的痛苦;把自己当泥土,让众人踩成路反而更加踏实。”

  什么叫有原则?什么是职业操守?怎么样才称得上有底线?涂叔,我敬重您!

  

   涂叔:现系安化县人民检察院一级检察官、侦监科副主任科员涂细忠。



责编:     审核: 江世炎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