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省检察院深入湘西检查调研案件管理工作 靖州检察:五个注重规范档案管理 成功晋升省特级单位 常德鼎城:党政“两办”发文支持检察公益诉讼 古丈检察:“检企联络站”揭牌 古丈县检察院开展文明交通劝导志愿活动 桂阳检察:架起跨越千里的爱心桥 冷水江市检察院提起公诉的二起涉恶案件公开宣判 古丈检察:多人街头寻衅滋事被诉判刑 《湖南日报》:被开除公职他变身机关惯偷—专盗党... 聚焦扫黑除恶 邵阳县检察院依法批捕一嫌犯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聚焦 > 热点评论

为什么而当官?

日期: 2018-11-01 来源: 株洲市人民检察院    作者: 丁思琦
  

   ——读《王阳明大传》有感

  虽然我一直想把《道德经》当做人生指南,但是付诸行动时总出现困难。当我在街边看到踩着人力三轮车运蜂窝煤的男人争夺塑料瓶纸壳板而大打出手的老人时,我没法说服自己天地不仁,把万物当刍狗,心中的恻隐之心无法平复。更何况老子还说,君子时运来了就驾着车出去做官,生不逢时就像蓬草一样随风飘转。自从毕业后成为一名公务员,我的职业道德不允许我如此看待工作。

   道家的老子和庄子其实都是朝里的小官,他们向往的不是成为无暇的白玉,而是路边的一颗石子,放在哪里都不惹人异心。所以庄子推崇跛脚的王骀,什么都不干却能产生安抚人心的功效。可是在庄子的书中,什么都不干的道友们,只能一个个在家脚板溃烂而死。况且,当老子批评孔子虚伪的仁义道德时,当庄子批评惠子只会辩论白马非马来浪费生命时,反过来他们的认识观又如何支撑他们的方法论呢?

   今年上半年我参加了一个培训班,偶然听老师推荐《王阳明大传》。看完这套介绍王阳明生平事迹的书后,发现少年王阳明的叛逆,以及他看透儒学后仍回归儒学的行为,正好解释了我长久以来的疑问:如何看待当官这件事?答案即:坚持住,做有良知的自己。

   王阳明生于状元家庭,年轻时曾经历了心无定性的五溺时代,先后沉迷于佛法、道教、侠义、骑射、词章。少时对着竹子格物,成年后在新婚之日出走,王阳明早期的叛逆,我觉得像是对儒家经典的反叛。为何而反叛,王阳明处于一个读书就是为了做官的时代,而做官又是为了什么,儒家中主张性善的孟子和主张性恶的荀子的解释,连我都无法信服。

   荀子的高徒李斯官拜秦国丞相,《史记》里记载,当时李斯还是个年轻小吏,发现厕所里的老鼠以粪为食,终日战战兢兢又瘦骨嶙峋;而粮仓里的老鼠堂然躺在谷堆上,肥硕且安逸。他由此认为人的富贵与贫贱,就和老鼠一样,荣辱全凭位置决定。李斯认为卑贱是人生最大的耻辱,于是他辞去小吏,师从荀子开始学习帝王之术,将自身荣华绑缚于帝王的利益上,终于成了一代名相。我无法去评判李斯的老鼠理论,但命运给他安排了一个戏剧性的结尾:李斯最终遭到帝王的背叛,被秦二世诛杀灭族而亡。

  如果做官就是为了侍奉国君、追逐名利,那么有一天,当人们发现君王君权神授下的真相,一切该如何继续呢?正如《宋代皇帝的疾病、医疗与政治》一书中所披露的:除了少有的明君外,大多数帝王既沉溺在酒色与暴躁情绪放纵中、导致身体疾病,又在面对国家政治时产生恐慌、惊惧的抑郁情绪、导致身心的双重折磨,从而绝大多数的帝王过早衰亡,平均年龄不到30岁。万幸,这些帝王的真面目是极少数人知道的秘密,人生只是一个向往,也许蒙在鼓里活才是古代臣民们的幸运。

  与主张人性本恶的荀子不同,儒学集大成者孟子主张人性本善。可是在中国漫长的帝制时代,他的主张自始至终也无法跳出皇权的依附。孟子在《万章上》中描述:人少则慕父母,好色则慕少艾,有妻子则慕妻子,仕则慕君,不得于君则热中。人在年少时自然爱他的父母,长大了就懂得喜爱美丽的女子,成婚后便爱自己的妻儿,当官了则爱慕君主,得不到君主的赏识,则内心翻滚,焦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就孟子的立论来说,身为一个慕君的臣民,得不到帝王的信任或倚仗,就会身陷热中。这种热中情绪,萦绕在历代无数不得而君的臣子心头,堆叠出漫长深沉而厚重的不甘和怅惘,催生出无止尽的骚动和阴谋。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百家争鸣之后,儒家成为正统。孔子说,言寡尤,行寡悔,禄在其中矣。可把孔子老人家的话当真的人,都因脸皮不够厚,没能成的了大器。子不语怪力乱神,连王阳明遭遇暗杀时,也要靠口吐莲花的鬼神之说逃过劫难。无论朝代更迭、政权递嬗,这世间最不缺乏的就是披着道家虚静之旨、儒家仁义之说的纵横之士,不为圣贤便为禽兽,靠着一套正反皆可的奇强斗变之术来攻城掠地。

   王阳明中年逃过生死一劫后,前往贵州龙场赴任,日夜反省,因祸得福,于龙场悟道。王阳明道:学问功夫,于一切声利嗜好,俱能脱落殆尽,尚有一种生死念头毫发挂带,便于全体有未溶释处。人于生死念头,本从生身命根上带来,故不易去。若于此处见得破,透得过,此心全体方是流行无碍,方是尽性至命之学

  王阳明处在一个读书就是为了做官的时代,读书就是为了功名利禄。而他坚信读书是为了拥有完全的道德性和理想化的人格,读书不全是为了科举,做学问的目的是成为圣人。龙场顿悟后,他发现原来圣人之道蕴藏在每一个人的心中,之前他一直以来所沿用的向心外求理的方法本身就是一个错误。于是王阳明主张致良知,致力于与科举教育目的截然相反的书院教育。人虽然有贤愚之分,但就其本性来说却是道德的,只要通过努力,任何人都可以才成为圣人。他于是形成不可动摇的坚定信念,虽然当时他只是一个小小的龙场驿丞,但从此绝不屈从于世俗权势。

   其实说白了,王阳明就是那个拨开明朝中世纪迷雾的人。王阳明存在于十五六世纪的明朝,认为自我和圣人一样,生而伟大,存而无异。而与之对应的西方世界,正经历着文艺复兴的伟大时代。良知本是孟子所创,王阳明站在时代潮头,既传继传统文明、又强调自我的存在,王阳明的致良知,正是跳出了历史空间来看待自己的价值,可谓是中国的文艺复兴

   王阳明少时的偶像是骁勇善战、不顾己身的伏波将军马援,明朝当时的内阁首辅是株洲茶陵人李东阳。而我的家就在株洲一处以伏波命名的县城内,这里还有两座供奉马援将军的庙宇。看完《王阳明大传》,这也就是我和王阳明唯一的丁点交集所在了。别让时代的悲哀,成为你人生的悲哀,也许不一定信奉王阳明的心学,但希望我们都能坚信并践行我们所信奉的道理,求仁得仁,无复怨怼。

  (作者:丁思琦 株洲县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责编: 江世炎     审核: 江世炎
【关闭窗口】